昨天上午9點多,溫州鬧市縣學前街,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一名男子當街引爆了一枚自製爆燃物,彈出的鋼珠和螺絲等物,蹦得到處都是。男子手上還拿著一個類似炸葯包的東西,正試圖點燃,趕來處警的派出所副所長戴旭琦怕傷及無辜,警告不聽後,果斷開槍,擊中男子腳部。就在男子一愣神間,在附近開店的蔡壽海衝上前去,一掌拍飛了他手上的“炸葯包”。隨後,民警和見義勇為群眾一擁而上,將其制服。
  據瞭解,男子姓胡,溫州市區人。在犯案前,曾吸食過高濃度的冰毒,神情恍惚。至於為何會做出這樣的事,警方還在調查。
  所幸,這起事件未造成人員傷亡。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突然傳出震耳的爆炸聲
  縣學前街位於溫州舊城區,是一條老街,全長400餘米。與舊城區其他老街一樣,這條街道路狹窄,兩旁店鋪林立。早上9點多,正是人流密集的時候,加上川流不息的車流,這條街顯得繁忙異常。
  在監控視頻中,記者看到,爆炸是在9點35分53秒左右突然發生的,之前毫無徵兆。畫面中,爆炸引起的白色濃煙,升起好幾米高。
  事發後不久,記者就趕到了現場,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嗆人的硝煙味。地上散落了一些未炸開的鞭炮、鋼珠以及鐵質螺絲等物,目擊者說,這些東西都是從男子的爆燃物中散落出來的。
  張先生是一家麵店的伙計,事發時,他離爆炸地點僅3米遠。
  “當時,我正坐在躺椅上休息,背對著大街。”張先生說,一聲“砰”的巨響後,他兩隻耳朵被震得嗡嗡直響,什麼也聽不見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下意識地起身就跑,邊跑邊回頭看。
  爆炸產生的白色濃煙中,站著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可能爆炸物當時綁在男子的腰部,只見他衣服下擺都被炸沒了,露出了裡面的肚皮。
  讓張先生害怕是,那名男子手上還拿著一個像炸葯包一樣的東西,“他拿著打火機想點燃,我嚇得腿都軟了,只想跑得更遠些。”
  怕傷及周圍無辜群眾
  副所長警告後扣動了扳機
  溫州鹿城中山派出所就在同一條街上,離事發地點,不足百米。
  昨天,派出所的值班領導,是副所長戴旭琦。聽到那聲巨響,出於職業敏感,戴旭琦知道肯定出事了。他第一時間帶著幾名民警,往爆炸聲響起的地方衝去。
  硝煙還未散去,戴旭琦看到,那名穿黑色T恤的男子,正一下一下地打著手中的打火機。可能是有風的緣故,也可能是比較緊張,男子試了好幾下,都沒把手上的另一個爆燃物點著。
  戴旭琦一邊跑,一邊拔出配槍,同時大聲沖男子喊道,“立刻扔掉手裡的東西,不許動。”
  那名男子就好像沒聽到一樣,對戴旭琦的話置若罔聞,只顧著繼續撥動打火機的輪子。在男子身後,站著幾名圍觀群眾。萬一男子將第二個爆燃物引爆,勢必會造成意外傷害。
  跑到距離男子10米左右,戴旭琦舉槍瞄準,同時示意旁邊群眾趕緊散開。怕流彈傷到無辜群眾,戴旭琦瞄準男子的腳,果斷扣動了扳機。
  男子的腳被子彈劃開一道口子,他似乎被槍聲嚇了一跳,一愣神,戴旭琦和幾名民警已經沖了上去。
  練過南拳的小店老闆
  一掌打掉了歹徒手中“炸葯包”
  蔡壽海今年66歲,在街上開了家雜貨店。昨天,出現在記者面前的他,精氣神十足。老伴說,老蔡年輕時學過南拳,身體一向很好。
  爆炸發生時,蔡老伯正坐在店內看電視。聽到響聲,以為是附近的變壓器炸開了,就跑出去看。
  戴旭琦開槍後,老蔡悄悄走到男子背後,趁他一愣神間,手掌用力一拍,將他手上疑似“炸葯包”的東西,拍落在地上。
  這時候,幾名民警已經趕到。一位姓金的警官趕緊一腳,將“炸葯包”踢到了遠處。
  大家七手八腳,將犯事的男子摁倒在地。
  “當時怕嗎?”記者問。老蔡笑了笑,說:“當時沒覺得怕,就是本能地沖了上去。”
  昨天下午,鹿城區授予蔡先生“鹿城好人”榮譽稱號,以弘揚社會正能量。
  不過,聽到老伴說起當時的險境,老蔡的妻子倒嚇得不輕。“都幾個小時過去了,我的腿現在還在發抖呢,還好沒出什麼事。”妻子嗔怪地說,“我家老頭就是這個脾氣,遇到什麼事,想也不想就衝上去了,怎麼勸都不聽。”
  男子有多年的吸毒史
  事發前剛吞食過高濃度冰毒
  昨天上午10點,特警大隊排爆專家對那個未點燃的爆燃物進行了拆除。
  這個爆燃物裡面,有約500克鞭炮炸葯、10多個一次性打火機,還混雜著一些鋼珠、螺絲等物。這些東西裝在一個紙盒裡面,外面用膠帶紙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只用了5分鐘,這個爆燃物就被拆除了。
  經審訊,嫌疑人胡某1957年出生,溫州鹿城區人,之前有多次違法犯罪前科,有多年吸毒史,案發前剛吞食過高濃度冰毒,神志恍惚。根據法醫建議,胡某被送往醫院洗胃救治。
  胡某承認,兩個爆燃物都是他自製的。他自稱,當時是從事發路段經過,但不慎將一個爆燃物引燃,之後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想將另一個也點燃。
  經警方初步瞭解,胡某平時租房子住,與房東有些債務糾紛。當時,他正想去找房東理論。
  此案的具體細節,警方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
  延伸閱讀
  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鄰居說他性格內向
  曾因打架坐過牢
  記者瞭解到,胡某成過家,但到記者截稿時,警方仍未找到他的妻子。
  昨天,記者找到胡某戶口所在地——溫州華蓋里社區。這裡離事發地點不遠,穿過幾條街就到了。
  蔡先生是胡某以前的鄰居,兩個人年紀相仿,是在這個老社區一起長大的。他說,胡某搬離小區已經好多年了,“以前的房子,現在歸胡某的弟弟所有,但一直空著。”
  蔡先生說,胡某性格比較內向,但人並不壞,小時候脾氣還不錯,“他話不多,小時我們一起玩,鬧得再厲害,他也不會動手打人。”
  胡某家中排行老二,有4個兄弟,1個妹妹。早年,他在一家燈具廠上班,後來企業不景氣倒閉了,胡某就下崗了。
  “他家境一般,只有初中畢業,20多歲下崗後就沒有再找事情做,也沒有像多數溫州人那樣出去做生意。那時候和現在不一樣,有這麼多消磨時間的地方。沒有事情乾,年輕人就聚在一起混日子,當然也會賭博。”蔡先生說,也許就在那段時間,胡某沾上了些惡習,“才20多歲,就因為和別人打架,坐牢去了。”
  蔡先生說,坐完牢出來,胡某就不在家住了,“他到底幹了些什麼,我們也不知道。不過他經常回來看看,我們也瞭解到一點情況,比如他也賭博。有時候好像很有錢的樣子,說這裡買了一幢房子,那裡也買了一幢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胡某35歲左右才結婚,生了兩個女兒。
  “你們肯定搞錯了,他脾氣蠻好的,平時看到我們,都會和氣地打招呼。”小區內一位上了年紀的奶奶有些詫異地對記者說,她是看著胡某長大的,根本不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
  記者剛好碰到從外面回來的胡某的侄子,他說,自己和叔叔最後一次見面,已經是前年了。
  “他很少和我們聯繫的,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外面乾什麼。”對於這個叔叔,侄子似乎很陌生,至於胡某為什麼會自製爆燃物,他更不知情了,“他們家,與我聯繫多一點的,是堂妹(胡某的女兒)。她學習成績不錯,已經在讀大學了。”
  本報駐溫州記者 苗麗娜 本報通訊員 陳道勝 曹敏
  (原標題:練過南拳的小店老闆將未點燃的“炸葯包”一掌拍飛)
創作者介紹

裝潢室內設計

xc80xcpf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