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鄭州多名殘疾人致電本報表示不解:殘聯冬季送溫暖,不送棉衣、被褥,卻給每人發了兩套少女裙褲。他們中的一些男士稱,四五十歲的男士,被送了少女裙褲,心裡感覺特不舒服。省殘聯有關負責人回應稱,這些衣物繫上海一家知名女裝廠家無償捐贈,因全系女裝,因此,無法根據需要發放。(12月8日《大河報》)
  冬意漸濃,溫暖變得彌足珍貴。那些被送了少女裙褲的男人,所體味的尷尬甚至是羞辱感,想來也是真切存在的。要知道,在一些因孱弱而敏感的人面前,這種莫名其妙的冬裙將帶著強烈的信號暗示意味。
  根據殘聯的解釋,“企業贈送的,害怕衣服堆久了發黴,不管殘疾人是否用得著先發了再說”。這樣的解釋,讀來倒也不突兀,但是,其中所隱含的慈善邏輯,是讓人不安的。
  有論者曾這樣定義慈善,慈善指的是在某一信仰驅動下的善舉。慈善有兩層意思:一是對真善美信仰追求的心理,二是將其擁有的一部分財物不求任何回報而施捨給某一弱勢群體或個體而實現利他的善舉。真正意義的慈善是一種建立在對人類真善美信仰的熱愛、有助於各種人間苦難和生命困擾的有效緩解、不附加任何利己要求的利他道德。
  回到殘聯的送裙行動來看,如果這也算慈善,那麼是在一種什麼樣的信仰下的善舉呢?是否秉持著對真善美的信仰追求而來呢?清晰可見的是,即便這樣的“慈善”沒有附加任何利己要求,但是在緩解人間苦難和生命困擾上,至少是沒有溫暖的作為,反而帶來的是冰冷的尷尬。如果真的有對被捐贈者的主體性尊重,自然會有對被捐贈者情感上的代入,並且也不至於“無法根據需要發放”。
  依然無意於否認殘聯的善意初衷,問題的根源乃是在於這種所謂的慈善,並非建立於發乎內心的慈善信仰之上,只是一種站在道德高地,或者是因於某種政治目的而來的生猛“善意”,對此,可以將它界定為通常所說的恩賜邏輯。
  在這種恩賜邏輯之下,被捐助者的真正需求,可能是被忽略的,在一種自以為是的善意之下,以為實現了某種形式上的捐助,便到達了善意的彼岸。從人性上說,這隻不過是“貧富道德觀的偽德境界”。可以說,這些任性的冬日女裙,只是在某種行政力量下,基於某種道德上的優勢,或者說政績思維上的蠱惑,任性地“無法根據需要發放”。
  如果說任性的冬日女裙,是建立在對被捐贈者情感侵擾上的偽德,那麼,那些以往頻頻見諸報端的以行政手段變相攤派捐款的“慈善”,則是建立在對捐贈者粗暴剝奪的偽德。這些無論是否基於政治或商業目的的作秀行為,顯然都不能歸為慈善的舉動,從根本上說,它們只是建立在恩賜邏輯下的偽慈善。
  文/高亞洲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任性的冬日女裙)
創作者介紹

裝潢室內設計

xc80xcpf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